A-A+

卢伟冰与Redmi:过河的兵卒,不能回头,横冲直撞

2019-11-08 10:34:37 物联网应用 阅读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
卢伟冰与Redmi:过河的兵卒,不能回头,横冲直撞

应邀加盟小米前,卢伟冰应该没想过,雷军会给他和Redmi这么大的权限与独立空间。

8个月前,2019年1月10日,小米召开Redmi独立发布会,独立的第一款手机Redmi Note 7,代号“小金刚”,雷军也出席发布会,是主讲,他宣布了Redmi品牌独立,卢伟冰出任Redmi品牌总经理,雷军留下一句话,“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”,算是对卢伟冰与Redmi的“扶上马,送一程”。

2019年8月29日,卢伟冰在小米科技园发布了Redmi Note 8和Redmi Note 8 Pro,两款手机,还有Redmi品牌的首款电视以及RedmiBook 14增强版。

这是小米公司有了自己的科技园后第一次发布会,这次发布会,卢伟冰是主角,雷军列席,在台下放心地将舞台交给卢伟冰,发布会的主题是——不顾一切的热爱。

雷军给卢伟冰与Redmi的权限和独立,体现在Redmi的产品体系中,手机之外,Redmi还有旅行箱、洗衣机、笔记本以及电视。也就是说,Redmi在小米集团旗下,与小米品牌平行并列。

卢伟冰与Redmi如同象棋中跨越楚河汉界的兵卒,不能回头,横冲直撞。小卒过河当车使,过去的8个月时间里,“小金刚”Redmi Note 7系列全球销量突破2000万台,卢伟冰在各个社交平台,或怒发冲冠,或嬉笑调侃,怒对各种友商的“虚旗舰”,从Type—C到10W充电,还有屏幕、摄像头、售价等等。他的微博,硝烟弥漫,炮火连天,也因此,卢伟冰收获了“卢伟刚”、“卢10瓦”等一众网名。

卢伟冰成为小米集团又一网红,他的“刚”与Redmi品牌,相互成就,“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”、“不顾一切的热爱”,恰如其分。

雷军的小米方法论总结起来为“专注、极致、口碑、快”,这是小米的成功法则,当然,也是Redmi的生存法则——Redmi独立后三场发布会,一次是“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”,发布了“小金刚”,一次是“干翻伪旗舰”,发布了Redmi K20,这一次是“不顾一切的热爱”。卢伟冰与Redmi确实“专注”且“极致”。

从Redmi Note 7到Redmi Note 8,全新产品升级,不再是一年时间,压缩到了8个月。希望将“性价比”做到极致的卢伟冰,为Redmi Note 8 Pro配置了全球首款量产6400万四摄,也加入液冷散热、X型”防抱死“游戏天线、3D四曲面玻璃、多功能NFC等十项旗舰机配置,标配4500mAh超大电池和18W快充,此外,Redmi Note 8相机升级到4800万四摄,同时使用康宁双面GG5玻璃,在性能体验、品质上也全面升级。

“Redmi要敢为人先的技术超级使用,不断地把高端技术大众化,要不断提高产品品质,用料足,体验好”,卢伟冰说,“Redmi的使命是服务全球70亿人口的70%,让更多的人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”。

从手机到笔记本电脑、洗衣机、电视机,Redmi红米品牌在过去8个月一系列产品的发布,意味着Redmi与小米两个品牌的相对独立。卢伟冰说,他的微博下面总能刷到奇奇怪怪的内容,“很多人觉得荣耀为小米而生,但是Redmi肯定不是为荣耀而生的”,“Redmi有非常明确的战略目标,就是说能够在双品牌下,我们能服务好我们所想服务的全球70亿人当中的70%,能够迅速把一些敢为人先越级使用的技术搭载下来,把原先大家可能认为是高端的东西,但实际上已经完全具备普及能力的时候,甚至在普及以前我们能加把力把它推向大众化,同时跟小米品牌也会做好区分”。

也有人将卢伟冰与Redmi比喻成手机界的“堂吉柯德”,卢伟冰很刚,怒对“友商”,要PK“伪旗舰”。Redmi是千元机里第一个使用Type-C接口的,卢伟冰说,他去做一个米粉的访谈,米粉告诉他,“妈妈用一个手机经常插坏,老人家插接口充电的时候,不小心用点力就坏了”,Type-C接可能贵几块,但大家都用的话,成本也就下来了,Redmi也提供了保护板,插头与线增加了几块钱成本,虽然Redmi极致性价比的定位,需要严格控制成本,两美元的成本增加,也是不小的,但只要Redmi率先使用,其他友商也就要跟进,市场规模上来了,成本也自然会降下来,最终受益的,还是消费者。

Type-C的推广之外,Redmi Note 8系列发布核心两个,一个是将4摄手机价格打下来,一个是希望普及NFC。Redmi Note 7推动了千元手机使用4800万像素旗舰相机的普及,如今4800万像素相机几乎已经成为1000元以上智能手机的标准配置,Redmi Note 8 与Redmi Note 8 Pro,分别配置了4800万像素4摄、6400万像素4摄,如无意外,接下来“友商们”的千元机也将跟进Redmi。

小米最早配置NFC的手机是2013年4月发布的小米2A,六年过去了,但NFC还只是2000元以上旗舰手机的配置,与Type-C一样,千元手机中Redmi是第一个配置的。

卢伟冰坦言,“我的性格有的时候比较率真一样,看不惯就说两句,没有其他的意思。因为微博是我自己发的,他们(小米公关部)虽然管控,但是也管控不了,无非是提醒两句”,这番话也是卢伟冰与Redmi“刚”的另一种体现。

卢伟冰与Redmi确实如同过河的兵卒,不能回头,横冲直撞。2019年的智能手机市场,多少有些沉寂,卢伟冰与Redmi,是难得一见的靓丽色彩。

标签: